好不容易拚到一間屬於自己的房子,找了剛好是室內設計師的多年好友來規劃,

 

他也真是了解我,低調、灰黑白的冷色系,一個下午就敲定了設計槁。

 

從半年前一片荒蕪雜亂,終於到了能把家當都搬進來的時刻。入厝的那一天,設

 

計師以好友的身分前來道賀,只見他一副逛自家花園的模樣,外套脫了就掛玄關

 

的衣架上,拖鞋也自己拿,通過人群打聲招呼便鑽進書房裡,沒多久又出現在客

 

廳,一臉得意的喝著香檳。

 

一直忙到送走最後一組客人,我才有時間走進書房,看看他究竟動了甚麼手腳。

 

原本空蕩蕩的書桌上放了一套質地粗曠,顏色黑的像墨一般的擺設,一種中國山

 

水畫中寧靜深遠的意境徐徐而來,有置物盤筆筒手機座書擋,書擋上還插

 

了一張小卡上頭寫著,

 

「新屋落成,恭喜你了! 麻吉。」

 

write by 魚國